关于励志这事儿

文/龚晓跃

在浩如烟海的汉语词汇中,“励志”是我比较厌恶的一个词儿。

我在想这破词儿能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原因,可能因为在中国语境下,它总是跟另一些破词儿,比如振奋人心、大国崛起、天上人间、向天再借五百年等,联系在一起。当这些破词儿扎堆,我脑海里浮现的,通常就是在日剧中随处可见的那种DIAO丝紧握拳头给自己打气,或者传销训练营里狂打鸡血的情形。

所以我总是对忍辱负重、高屋建瓴、向隔壁王大爷他小舅子学习成功等行为艺术抱有警惕。

世界如此复杂,生活如此沉重,我们最合乎情理的做法,当然是把事情变得简单一点,为人处世率性一点。何力老师说哀莫大于心不死,我以前说纠缠不休戚与共,都是活生生的教训。

我是让一单励志案给狠狠袭击过的。

我家小朋友,有段时间在本市上幼儿园。当我去接孩子,看到墙报栏里把小朋友们的头像簇拥在幼儿园老板头像的周围,我有点怒了:这位老板倒是会放卫星,照着毛先生的套路就给自己打上鸡血了。又有一回,我还是去接孩子,又不小心看到他们让小朋友举手宣誓,不但喊“还我黄岩岛”喊到喉咙发哑,还唱“爱憎分明不忘本”,我越发急了。

我下决心让女儿离开这间幼儿园,是在园方召集某次联谊会之后。各种如何保证儿女们未来更成功的说教且按下不表,其中有个环节是让家长们交流可以带着小朋友们一起读的书,看上去很有文化的样子。但是,家长们拿出来的书,除了毛先生蒋先生的传记,就是乔布斯的传记。我带上的《你喜欢萨冈吗?》真是有点羞于见人了。

幼儿园老师对我说,弘扬爱国主义,向伟人学习,都是对情操的陶冶,励志呢。我说得了吧。哥们受不起,哥们的孩子也受不起。我还很诚恳地告诉老师:以后你们搞节目时真不要再动不动“生是这里的人,死是这里的鬼”了,那玩意儿又假又害人。之后没多久,那姑娘自己也辞职了。

后来我读朱嘉明教授关于中国经济问题的问答,朱先生说他常常在暗夜中想到三位共产党先贤——陈独秀、瞿秋白、方志敏,念及他们便感佩,便油然而生敬意。我读到这里时,发觉自己对“励志”的理解有些偏于狭隘了。

如果说共产党还曾经是一面理想主义的旗帜,那么,陈独秀对于底线的守护,瞿秋白在赴死前说的那些“多余的话”,方志敏在狱中写作《清贫》的状态,就是这个组织最值得珍贵的图腾。对向善者来说,他们所拥有的清洁的精神,其实就是一种相当动人的激励机制。奈何,历史长河,泥沙俱下,他们与他们的组织最后如此格格不入。

健康的励志,建立在人类共有的对于美好德行的向往的基础上,因此而生发的是自然的情感互动。好比无论朝鲜多么敌视美国,总不能说美国人民正在吃饱吃好并且想吃得更饱更好不对,那么,美国人可以在吃饱吃好这个层面对朝鲜人做些励志功课。

而宣誓打鸡血,可以称为“异化的励志”,人品好的人,是不扯怪力乱神之淡的。

你想干什么,你的爱与恨,只有你自己能够掌握,那些说他更懂得规划你的人生的家伙,基本上动机不纯。

赞助支持:


终点书栈为非盈利网站,欢迎赞助我们

相关推荐

1 Comment

Add yours →

  1. 夜半咖啡

    2013-02-04 — 09:10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