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错都是为了爱

文/刘墉

“当爱情发生的时候,就像《泰坦尼克号》的女主角,会做出好笨、好傻、好错的事。只是,在爱当中无所谓对错,对错都是为了爱!”

带女儿去看获得奥斯卡十一项大奖的《泰坦尼克号》,看完,她的眼睛、鼻子都红了。

“你掉眼泪了,对不对?”我问她。

她点了点头。

“那女主角漂不漂亮?可不可爱?”我又问,“你欣不欣赏她?”

“漂亮、欣赏!”她很简短地答。

“她乖不乖?是不是好女生呢?”我再问,“你要不要学她?”

小丫头想了想,摇头:“不乖,不是好女生。我不要学她。”

“她哪里不好了呢?”我促狭地逼问。

“她不听妈妈的话,在船上乱跑,还要跳海,还跟着坏男生到不该去的地方,又学乱吐口水,又学喝酒跳舞……”小丫头居然数落了一堆。

我一笑:“她那么坏,你为什么还为她掉眼泪呢?”

“因为我感动”

“你还欣赏她吗?”

“欣赏!”她居然毫不考虑地回答。

一位老朋友带着他的第二任妻子来访。

他和他的第一任妻,曾经有个脍炙人口的故事。

那时候他被调回台北,临走,把家交给一位同事照顾,说等他一切安顿好,就来接。

几个月之后,他回来了,在机场热情地拥吻他的太太。

太太表情很不自然地把他推开。

由那同事开车,回到家,三个人才坐下,太太就开口了:“我不想跟你走了,我要离婚。”

“离婚?你要嫁给谁?”

太太转头,看了看那位同事。

他懂了,没有吵,没有骂,只是提起皮箱,叫车到机场,立刻飞到台湾,而且不久就再娶了。

“你看,他多好,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老朋友离开后,我对太太说,“新娶的比他前妻既年轻又漂亮。”

太太笑道:“你怎么不讲,他上一任老婆跟的那个男人,脾气也比他好多了。”

我一怔,接着说:“你怎么不讲,他上一任老婆不是很温柔吗?他的脾气也改了。”

太太点点头:“当初他要是像现在的脾气,太太也不会跑了。”

“是当初错了吗?还是现在对了?”我问,“又或是,当初错,造成了现在对?”

她摊摊手,没说话。

温莎公爵的遗物,举行了拍卖会。

大到签“逊位书”的桌子,小到“真空包装”的结婚蛋糕,都卖到了好价钱。

买了一本拍卖专刊,只为好奇,想看看是怎样的女人,使爱德华八世居然是“不爱江山爱美女”

书里印满两个人的俪影,从皇宫到游艇,从初次相遇的宴会,到老年时的厮守。只是怎么看,都没见到我想象中的绝代佳人。

这并不美丽的女人,先嫁给史宾赛,不和,离婚。

离婚不到一年,又嫁给辛普森,去了英国。

接着遇到英国王子,开始暗通款曲。

一颗又一颗、一串又一串,价值连城的首饰,由白金汉宫送到薇莉丝——辛普森夫人的手上,挂在那四十岁女人的胸前,到皇族的宴会中展示。

流言闹得满城风雨,辛普森气得摔门、痛哭,他们终于离婚。

那离婚两次的女人,居然使大英帝国的国王,抛弃了他的江山和子民。

温莎公爵夫人何等聪明?

温莎公爵何其愚昧?

抑或——

既然爱,就无所谓聪明与愚昧?

戴安娜王妃遇车祸死了。

邻居老太太在门前树上绑了黄丝带。她的房间里,摆满了戴妃的照片和剪报。

“多美丽、高贵、善良的女孩啊!”老太太摸着照片说,“可惜嫁到了皇家,受了苦,又有一个不忠的丈夫。”

“是啊!”我说,“所以她也不忠了,保镖、马术教练、心脏医生、多迪……”

老太太没让我继续说,把话接过去:“查尔斯王子太笨了,他居然爱那个已经嫁了的卡米拉。几十岁了?卡米拉,又老又丑,哪点比得上戴安娜?”

我笑起来:“他的先辈不也一样?薇莉丝有哪点值得温莎公爵为她放弃江山?”

“英国王室专出笨蛋!”老太太没好气地说。

女儿放学了,一进门就喊:

“今天的功课好好玩,老师要我们变成‘灰姑娘’的后母,写一段话。”

“你要怎么写呢?”我好奇地问。

“我要写,我爱灰姑娘,可是我更爱我的两个女儿,希望她们能被王子选上,所以不要灰姑娘去参加舞会。”女儿说,“很奇怪,我一变成‘后母’,就觉得好可爱了。”

“真是好点子!”我蹲下来,对她说,“你长大,就会发现,其实每个人都有善良的一面,他们都爱他们所爱的。当爱情发生的时候,就像《泰坦尼克号》的女主角,会做好笨、好傻、好错的事。”

我亲亲她:

“只是,在爱当中无所谓对错,对错都是为了爱!”

赞助支持:


终点书栈为非盈利网站,欢迎赞助我们

相关推荐

1 Comment

Add yours →

  1. 独孤剑圣

    2013-05-20 — 13:31

    爱情,无关对错。可是,有的事情做了,就再也回不去了。那种视若仇敌的冷漠,是对人最大的折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