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毛利

穷人认为富人该有买单的豁达,富人则以为自己并没有救穷的必要。召集饭局者想当然觉得这是aa聚会,而一呼百应的多半认定这是免费餐。

总之,在买单这个问题上,是是非非功功过过层出不穷。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很为这个问题烦恼。那自然是比较穷的岁月,又正好住在北京城饭局最集中的区域,三里屯。今天该不该我买单,经常是出门赴饭局路上需要纠结时间最久的一个问题。

你要跟我一样是个心思敏感的人,当热闹的饭局渐趋尾声时,一定会有如坐针毡的感受。明明话题已经跟饭菜一样满桌狼藉,但是谁也没有痛快开口招喊服务员。渐渐局中人士个个有了强弩之末的倦意,沉默与冷场如盘旋在餐桌上头的秃鹰,等着终于有一个人宣布此局已经咽气。

一般都是最老实的一个人按捺不住,说我买吧。但是饭局召集者肯定会拦下来说:不要不要,这怎么好意思?是啊,这么一来本来饭局上的明星将失去所有的光彩。又总是会有一个最懂事的大姐出来提:我们还是aa吧。于是剩下的人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人微言轻,随便他们三人怎么权衡。

如果你没忍住,做了那个冲动买单的人,相反,这一群人都不会感激你,而是觉得莫名其妙:小同志,你乱了章程。为买单推搡一番,是中国所有饭局的既定流程,破坏这种规矩的人,从此将被打入社交冰柜,谁让他扫了所有人的面子?

这时候你就明白了,为什么足坛最富有的男人小贝从来不请客吃饭,他不是吝啬也不是鸡贼,是老婆维多利亚教的:别和那群人扯在一起。不管是买单还是不买单,你都逃脱不了看上去傻逼的命运,不如独善其身。

而饭局一旦退回到二人餐桌,有关买单的博弈将更加白热化。做那个买单的人,伤身,做那个被买单的人,常常逃不了伤心的命运。

比如今天你被一个阔人邀请,去本市首屈一指的时髦馆子尝尝鲜,本来开心得一塌糊涂,但吃完后忽然被人抓住一只手,说我们再去喝一杯。这时候还是难免气血上涌,恨不得煽自己两个耳光,真是馋痨胚,活该被人占便宜。生活的残酷性第一千次被证实,那个请你上好馆子的男人,可不会乖乖送你回家,只会迫不及待想要先占一手。谁叫这世界有空出来泡妞的都是暴发户?

除了男人拎不清,女人也常常能让人气短。某日,我和久未见面的朋友相约去吃驰名小龙虾。一边拧开小龙虾的头,一边知道她最近混得可以,简直风生水起,我由衷为她高兴。只是到了买单时分,她大手一挥:我来吧,一想到你写一千个字才能吃一顿龙虾,真是不落忍。

老实说,人的尊严虽然不值钱,但也没有落魄到要跟小龙虾一争所长。那顿吃的要是几百块一克的白松露倒也能让我笑口逐开,偏偏只是三十八一斤的小龙虾,不免心头一凛,恨从心起。

买单是门艺术,让人买单则是门高深的学问。有个香港作家常说看中国人在饭桌上此起彼伏夹菜吃饭真是热闹,我不知道他对国人买单的热闹怎么看。但我从心底敬畏那些偷偷跑去买单的人,看到他悠悠转回来说上一句:买过了。多平凡的人也成了江湖大侠,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赞助支持:


终点书栈为非盈利网站,欢迎赞助我们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