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雪,绿爱情

文/叶倾城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初冬的早晨,她推门进来,脸冻得红扑扑的,发丝上笼罩一层白,淡淡如烟———呵,是下雪了。他刚刚心中一动,那层雪转眼间已经融得无影无踪,而她濡湿晶莹的发,更是黑得不能再黑。这瞬间的变化给他巨大的震撼,他脱口而出:“原来,雪是黑的。”多么不通。而她听懂了,笑了,笑得很美。 

然后,便是那个深秋,黄昏的颜色像一杯冰冻的橙汁,正在大口大口地灌进他胃里去。他许久都没有做声,只有她的声音,断断续续的,最后一句是“……就算是为了纪念我们的爱情吧。”接着一沓绿色的钞票,被一点点地,从幽暗处一直推进阳光里来。在透明金色的夕阳里,那触目的绿刺痛了他的眼睛———原来,爱情是绿色的,他想。没有说出口,知道即使说了,她也不会懂。

他后来再没爱过,可还是结了婚。有什么不可以呢?如果雪可以是黑色的,爱情可以是绿色的,缺少爱的婚姻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又是冬天,他出差回来,一下火车便赶上了这座城市百年不遇的一场雪。凌晨两点,站在大雪纷飞的站台上,风刀子一般的冷。此时,他忽然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是他的妻子。

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雪,火车误点了七个小时,难道他的妻子,那个一直不曾被他爱过的瘦弱女子,会为了他,在这严寒天气里,等了七个小时?那踉跄向自己跑来的,的确是他的妻子吗?妻子脚下一软,滑倒在雪地里,他不由自主地冲上去,抱住了她。妻子浑身都是雪,脸和手冰一样冷,她的眼里却闪着光芒。而那雪啊,他滚烫的面颊贴近妻子发上厚厚的雪,真的,是白色的。

他的泪水一滴滴落下来,妻子发上的雪一滴一滴化了。

如果雪是黑的,只是因为雪太少,经不起人体的热度;如果爱情是绿色的,只是因为爱情太少,经不起金钱的热度。

赞助支持:


终点书栈为非盈利网站,欢迎赞助我们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