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自有自己的因果循环

文/晚睡姐姐

看邓文迪的第一段婚姻,俨然是某一部琼瑶小说的情节:心地善良的女主人将无依无靠的孤女领回家,当自己妹妹一样的栽培、呵护,但时间一久,孤女和男主人相爱了,女主人只能黯然下堂。

1989年,邓文迪和来自美国加州的切瑞夫妇在广州相逢,一心想出国改变自己命运的她感动了这对夫妇,切瑞夫人亲自辅导她英语,并资助她来到美国住在自己家里继续求学。很快,切瑞夫人感觉到邓文迪和丈夫的关系很不一般,切瑞承认了自己已经被邓文迪迷住了,愤怒的切瑞夫人选择了离婚,把两个人一起撵出家门。

想不起来这具体属于哪部小说的情节,不过没关系,反正琼瑶小说中大把这样的故事。“爱情无罪、小三无辜”是她前半生文学创作的核心主题。

不过琼瑶终究还是纯情的,痴情男女主人公往往只“越轨”一次,然后就一心一意的过下去,再也不会有见异思迁。

在琼瑶这里,相爱的人只要在一起就是结束。而在真实的邓文迪的世界中,这只是一个开始。

1990年,20岁的邓文迪如愿以偿的切瑞结婚。结婚两年之后,邓文迪依法获得美国居留权,不久后便同切瑞离婚。

离婚并非毫无计划。在离婚前后,她与一名从事中国进出口生意的沃尔夫先生同居,不同于和切瑞之间33岁的年龄差距,两人年龄相仿。在此期间,邓文迪在耶鲁大学的管理学院拿到了MBA学位。1995年末,这段关系结束。

从耶鲁大学毕业后的邓文迪进入香港的星空传媒进行工作,那是1996年的事情。两年后,在得知星空传媒母公司新闻集团的总裁——传媒巨鳄鲁伯特·默多克也会出席公司的周年酒会时,邓文迪不顾自己并未获得邀请,盛装打扮,直闯会场与老默言笑甚欢,给对方留下了深刻印象。不久,默多克夫妇便分居,1999年宣布离婚。离婚后仅17天,老默同邓文迪在豪华游艇上结婚。

这次年龄差距更大了,邓文迪31岁,默多克69岁。足足差了38岁。

这么总结一下其实挺有意思的。邓文迪在自己人生的每一个重要节点、每一步重要选择都攀上一个男人,每个男人都助她登上金钱、名望、地位的更高处。

到了默多克这里,算是达到了人生的顶点。

难以想象,若不是嫁了著名的报业巨头,一个来自徐州普通家庭的姑娘,怎么能和休·杰克曼、妮可·基德曼和这些世界名人做朋友。

采访她的时尚杂志Vogue资深编辑菲奥娜·高尔法亲眼见证,“她穿着淡蓝色串珠礼服,由朋友彼得·邓达斯陪同出席,这个活动由她的朋友妮可·基德曼、黛博拉·李·杰克曼、黛安·冯·弗斯滕伯格和伊万卡·特朗普主办,活动之后还要到黛安·冯·弗斯滕伯格家里吃晚饭。”一长串耀眼的名字,而她的出席让他们更加颜面有光。

在老默之前,她会甩掉对自己没有利用价值的男人,但对他,她显然是做了白头偕老的思想准备。她用试管婴儿的方式为老默生了两个女儿;她在全世界面前强悍护夫;她积极参与并为新闻集团的发展出谋划策。显然这个男人足够她为之投资一生。

她坚称自己嫁给默多克是因为“真爱”,“虽然这样的解释太过于苍白无力,因为他不是一个卖菜的老头。剥开财产和地位的外衣,不过是一个女人嫁了一个男人,他们很相爱,仅此而已!”

最初,她把爱情当做自己谋生的手段。这次,她希望别人相信自己是来真的了。

对于这份真,别人是否相信不重要,问题是,老默相信吗?

2013年6月,老默提出与邓文迪离婚,并称这段婚姻在半年前就已经 “不可挽回地”破裂。2013年11月20日,邓文迪和默多克正式离婚,据说按照婚前协议,她得到的只有北京和纽约各一套房子,而纽约的那套房子,还是为了孩子才留给她的。

原来人们猜测,老默前任太太离婚拿走了17亿美元,邓文迪怎么也能拿走个几亿。结果才不过几千万,以老默的身家,实在寒酸得很。

有些男人老了容易软弱,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他们会依赖某一个肯逢迎他们的女人,甚至不惜背弃他们一生为之信仰的原则。但老默无疑是个“狠茬”,以83岁的高龄依然敢对45岁的妻子说不,且心狠手辣,干净利落,不留一丝余地。

俗话说上得山多终遇虎,这次邓文迪遇到了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

此时,前任老默夫人——安娜·玛利亚·托芙在离婚时接受采访说过的话可以重新拿出来听听了,“我曾经以为我们有一段美满幸福的婚姻,但很显然,这不是事实。”

幸福的时候,都以为拥有的是根深蒂固的事实,直到不幸到来重新为这一切定义。安娜的烦恼,现在邓文迪明白的比谁都清楚。

从19岁到45岁,邓文迪一路爬到人类食物链的顶端,创造了令全世界瞩目的“邓文迪式成功”,甚至成为很多女人效仿的榜样。以她的名字命名的“邓文迪女孩”代表了阴谋、权力和野心,以及对传统道德的蔑视。

有人觉得这种人的存在令人恐惧,但谁也挡不住有人要拿自己所有的一切去做交易。而交易,需要市场。市场存在,交易就永远存在。让“邓文迪女孩”可以大行其道的正是老默这样“无情无义”的男人的存在——这个评价正是老默的前妻安娜给出的。

以前媒体将邓文迪刻画成一个女强人。其实她只是一个深谙男权社会的游戏规则,并完全按照这种游戏规则去玩的聪明女人。她借用男人的能量来缔造自己,直到完成真正的蜕变。

这些年她在老默那里得到的已经足够多。除了钱,还有眼界、视野、声望。所以在法庭办完离婚事宜,两个人即将各奔东西之时,邓文迪走向默多克,亲吻了一下他的脸颊,轻轻说了声,“谢谢你。”

她是该谢谢他,即使她被他暗算。因为他改变了她的后半生。

只是她猜中了开头,没有猜中结局。

信奉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人,即使在最耀眼的胜利之中,也要时刻提醒自己等待下一个背叛。因为强的总会遇上更强的,狠的会被更狠的教训。没有人能永远赢,时间淘汰一些人,又选出另外一些人来恩宠。

这个道理不是因为邓文迪离婚了才成立——即使离婚她也永远挂着默多克前妻的名号,是老默两个女儿的监护人,变不成凄惨的弃妇——这个道理讲的是既然选择了抵押自己和命运交易,就要冒着可能会输掉灵魂的风险。

费尽心机得到一切却未必幸福,正如邓文迪如果不来美国在广州也不见得不幸福。生活自有自己的因果循环。它不满足任何人的私心,只由命运亲自执行。

赞助支持:


终点书栈为非盈利网站,欢迎赞助我们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