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什么时候才懂

文/程应峰

人生在世,不懂得、不明白的事情太多太多,要到什么时候才懂才明白?不妨看看下面几个小故事:

有一次,赫鲁晓夫去参观一个抽象派画展,看着看着,他大骂起来:“这叫什么画,一头驴子用它的尾巴可以画得比这更好。”他把负责画展的恩斯特叫来臭训一顿。不料,恩斯特也不是省油的灯,当面顶撞说:“你不是艺术批评家,也不懂美学,你对美术作品一窃不通。”赫鲁晓夫自然不理会这个,反而说出一番令人瞠目结舌的真心话来:“当我是一名矿工时,我不懂;当我是一名党的低级官员时,我不懂;当我在往上爬的各级阶梯上时,我不懂。但今天,我是总理,是党的领袖,因此,我现在当然懂得,不是吗?”

位高权重了,说出来的话有份量了,说懂就懂,不懂也懂,这大概是不容置辩的人生法则。

一天,古希腊哲学家第欧根尼在晒太阳,国王亚历山大看见他后,对他说:“你可以向我请求你所要的任何恩赐。”第欧根尼躺在酒桶里伸着懒腰说:“靠边站,别挡住我的阳光,就是对我最大的恩赐了。”还有一次,亚历山大托人传话给第欧根尼,让他去马其顿接受召见。第欧根尼回信说:“若是马其顿国王有意与我结识,那就让他过来吧。因为我总觉得,雅典到马其顿的路程并不比马其顿到雅典的路程远。”亚历山大再一次见到第欧根尼,问:“你不怕我吗?”第欧根尼反问:“你是什么东西,好东西还是坏东西?”亚历山大答:“当然是好东西。”第欧根尼说:“又有谁会害怕好东西呢?”亚历山一时语塞。征服过那么多国家与民族的亚历山大,在无法征服第欧根尼时感叹道:“我若不是国王的话,我会去做第欧根尼。”

大千世界,很多事情可以征服,但智者的意志却不可征服。这个道理,许多人,包括那些伟大的人物,总是到了撞南墙的地步才明白。

一个城里男孩移居到乡下,从一个农民那里花100美元买了一头驴,这个农民同意第二天把驴带来给他。第二天农民找到男孩说:“对不起,小伙子,我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那头驴死了。”男孩回答:“好吧,你把钱还给我就行了!”农民说:“不行,我不能把钱还给你,我已经把钱给花掉了。”男孩说:“OK,那么就把那头死驴给我吧!”农民很纳闷:“你要那头死驴干嘛?”男孩说:“我可以用那头死驴作为幸运抽奖的奖品。”农民叫了起来:“你不可能把一头死驴作为抽奖奖品,没有人会要它的。”男孩回答:“别担心,看我的。我不告诉任何人这头驴是死的就行了!”几个月以后,农民遇到了男孩,便问:“那头死驴后来怎么样了?”男孩说:“我举办了一次幸运抽奖,并把那头驴作为奖品,我买出了500张票,每次2块钱,就这样我赚到了998元钱!”农民好奇地问:“难道没有人对此表示不满?”男孩回答:“只有那个中奖的人表示不满,所以我把他买票的钱还给了他!”农民听了男孩的话,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许多年后,男孩成了安然公司的总裁,他的名字叫凯尼。

看似不可思议的事情,谜底一旦揭穿,便让人看得清楚明白,感觉中也平淡无奇了。殊不知,人与人之间生存状况的巨大落差,正是思维方式中平淡无奇的微小差异造成的。

赞助支持:


终点书栈为非盈利网站,欢迎赞助我们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