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想游戏

文/村田浩一

一个年轻男子在楼梯上超过一个中年男子,奔上了月台,想跳进最近的门,但只差了一步没赶上,门已关上,火车无情地开动了。

年轻男子呼吸急促,很遗憾地咂了一下嘴。

“哎呀,可惜了。”

中年男子这么说着靠过来。他戴副眼镜,稍胖,看起来为人厚道。

年轻男子点一下头坐在长椅上。

“对,差一步。火车应该稍等一下。”

“是啊。”中年男子莞尔一笑,说道,“那么也许我也能赶上。”

年轻男子忽然站起身来,向前几步抬头看看时刻表。

“这个……下趟车是48分的。”人回头看看中年男子,”还有十多分钟。”

“你着急吗?”

“不,但眼睁睁地看着车门关上,要十多分钟才会来下一趟车的话,还是……”

“年轻人总是匆匆忙忙的。记得我年轻的时候也这样。可是我想出一个巧妙打发时间的办法以后,就不那么焦急了。”

“噢,巧妙打发时间的办法—-是不是看杂志什么的?”

“不,不,想更好的办法。说起来就是’假想游戏’。把自己和周围的人目前的情况调换一下,或者假定本来没有什么关系的地方有着隐藏的关系,来展开故事的情节。”

“并不怎么有意思似的。”

“咱们试试看,反正有时间。比方说,现在这个月台上有两个人,你和我。看起来没有什么关系的咱俩之间,其实有着隐藏的秘密关系……”

“是什么关系?原来是亲生父子什么的吗?”

中年男子微笑着点点头。”你多大年纪?”

“什么?”,年轻男子稍微吃惊地睁大了眼睛,“23岁。”

“我42岁。这么说,你出生的时候我是19岁。嗯,有可能性。十八九岁时,我是学生,所以……”

“哎呀,学生结婚,不简单。”

“这么说,就是这么个情节:当时我是个穷学生。阴差阳错或者故意地跟一个女孩陷入了特殊的关系。这个女孩是从外地来的乡下姑娘。”

“您骗了她?”

“是的。她的家是当地的名门,因此,闺女怀孕父母非常着急,他们也不能忽略面子的。但是她偏要跟我结婚,终于生下了孩子,这个孩子就是你。”

“原来如此。”

“不过我并没有要娶她的意思。其实孩子生下来的时候,两个人的关系早就完全冷淡了……啊,所以她用生孩子来强迫我跟她结婚。因此我为躲避她就逃走了。她的父母也没有心思收养这种孩子。结果你到现在的父母那儿去了。这是这样。”

“这样就合情合理了。不过刚才我们的相遇是为了什么呢?”

“这个……之后我发迹了,有了一定的地位和金钱,也有了妻小,这样的话,我开始挂念过去那个送给别人的弃儿了。于是偷偷进行调查,找到了你。你的家庭,目前的生活情况都调查到,知道了你的日子过得还算可以。我本来想马上去你家里找你,但一想到自己过去的行为就迟疑。于是一直寻找在外边碰到你的机会。看起来我们好像今天在这里偶然碰见,其实我一直在等待这个时机。现在我坦白一切,我就是你的亲生父亲。”

年轻男子直眨眼,慢慢地喘了口气。然后慌慌张张地摇摇头。”我差一点就相信了,真叫人吃惊。这毕竟是虚构的对不对?”

“会有可能性的。”中年男子的神色显得认真起来。

年轻男子摇着头,无声地笑笑。”怎么会这样……”

年轻男子突然向前探身,一本正经地问:“是真的吗?”

时间在沉默中流逝。年轻男子好像过了很长的一段寂静时间,实际上只是两三秒钟。

中年男子恢复了原来的莞尔一笑。”开始说过吧,这只不过是游戏。”

“不过你刚才说话的样子很逼真。求求你,请告诉我实话。”

中年男子轻轻拍了拍年轻男子的肩膀。”你到底怎么了?”

“您是不是委婉地告诉我真实真实情况?喂,其实是像您所说的那样,不是吗?您装作偶然,其实把这个机会……”

中年男子站了起来。”你看,火车来了。”

“啊?”年轻男子望了望铁路那边。

“相当有意思吧?为消遣时间再好不过了。”

年轻男子也从长椅上站了起来。

火车停下来,车门开了。

中年男子与年轻男子一起上车,找空位子并排坐下。

年轻男子说:”您难道真是我的父亲……”

中年男子微笑。

车门关上,火车慢慢开动了。

赞助支持:


终点书栈为非盈利网站,欢迎赞助我们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