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zzkc

文/唐纳德·巴塞尔姆

上帝一死,天使们的处境就尴尬了。他们突然间被一个基本的问题缠绕住了。你可以试图去想象一下当时的情景:当这个问题涌进天使的意识,困扰他们,用可怕的力量紧紧抓住他们 ,他们的表情如何呢?这个问题就是:”天使是什么?”

由于对提问陌生,对恐怖不习惯,对孤独准备不足,天使们(我们猜想)陷入了绝望之中。

天使”是”什么,这个问题有相当长的历史。比如,斯维登堡就曾和众多天使交谈过,还把他们告诉他的话忠实地记录了下来。斯维登堡说,天使长得像人类。”天使有着人的形状,或者就是人,这个我已经看见过上千次了。”然后又说:”根据多年的经验,我可以说天使的形状整个就是人,有脸、眼睛、耳朵、身体、胳膊、手脚……”但谁也无法用肉眼看见天使,除非是用灵眼。

关于天使,斯维登堡还有许多可说,而且都是最有意思的:从不允许一位天使站在另一位天使后面,看着他的后脑勺,因为这样会干扰从主那儿涌来的真和善;天使们拥有东方,主在那儿被看作是太阳,永远在他们的面前;还有,天使们穿的衣服是依他们的聪明的程度而定的。”他们中最聪明的,一些穿着闪光的衣服,仿佛有火焰在跳跃;而另一些则穿着亮晶晶的、光彩夺目的衣服;不太聪明的穿着白闪闪的衣服,有的白衣服有光彩,有的没有;更不聪明的穿的是各种颜色的服装。但天堂最中心的那些天使不穿衣服。”

所有这些说法(大概)已经过时了。

古斯塔夫·戴维森,在他那本实用的《天使辞典》中,把许多关于天使的知识收集到一起。他们还有名字:埃吕巴特尔天使、弗里亚涅天使、盖普天使、哈提法斯天使(华美服饰的天才)、默默天使(一位失足的天使)、麦克特罗天使、奥尔天使、拉希天使、桑达尔丰天使(比步行500年的旅行还要高大)、斯麦特天使。戴维森还进行了分门别类;颤抖天使,他们守护在天座的周围;吼叫大师和呐喊大臣,他们的任务是赞美;还有信使、调停者、观察家、警告者。戴维森的《辞典》是一本非常巨大的辞书,仅书目就列了1100百项。

对以前的天使意识,约瑟夫·莱昂斯做过极其生动的描述(这篇论文的题目是《天使的心理》,发表于1957年)。每位天使,莱昂斯说,对他自己和其他天使的所有情况都了如指掌。”没有天使会提出问题,因为问题是由于不知道,或有点意识到不知道造成的。天使不可能好奇;他没什么可好奇的。他也不可能有疑惑。了解了一切该了解的,需要了解的世界在他的眼里肯定是一系列有序的事实,完全在他的身后,完全是固定不变的,由他控制……”

但这点也已经过时了。

有意思的是,关于天使的论述,往往是关于人的论述。这些主题是相关联的。所以,我们最终了解到,莱昂斯其实写的不是天使,而是精神分裂症患者――通过乞灵于天使来思考人类。有关这个主题的许多论述都是如此――当天使们开始考虑他们和宇宙的新关系时,当各种相似物(天使更像翠鸟?还是更像人?还是更像音乐?)都列出来时,我们估计这一点对他们也是有效的。

我们还可以估计,天使们曾经试图从功能角度给自己下一个定义。天使干什么,他就是什么。所以有必要调查一下新的角色(你想起来这不是纯粹的思考)。当哀歌在天使的时代内持续了成千上万年之后,一位天使提出,,唱哀歌是天使们永恒的工作,而爱慕只是过去的事情。和他们以前的职业,即葛劳丽斯不停的吟唱正相反,哀歌采取的形式是沉默。但沉默不是天使们的本性。

相反的观点认为,天使的工作是去证实混乱。关于混乱的存在有五大证据,其中第一个便是上帝不在了。其他四个肯定也能找到。界定和描述,如果要做到足够好,可以成为天使们永远从事的工作,正如人类的神学家们正在从事相反的工作。但天使们对混乱没有多少热情。

由于是天使们考虑到的最激进的,因此也就是最严肃的观点是拒绝――他们可以远离存在,不去存在。这一行为能给天使们增加巨大的尊严,但被认为是一种精神骄傲的表现。拒绝于是被否决了。

还有其他的建议,有的更加微妙复杂,有的不太微妙复杂,但没有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

我在电视上看见过一位著名的天使,他的衣服闪着光。他谈了天使们现在的状况。天使们,他说,在某些方面像人类。他感觉到爱慕问题是中心的问题。他说,天使们曾经有一段时间试过彼此爱慕,但最后发现这”不够”。他说他们正在继续寻找一条新的原则。

赞助支持:


终点书栈为非盈利网站,欢迎赞助我们

相关推荐

   
  • * 暂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