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颜

2895

文/七堇年

她常说的话是,只要你让我高兴了,什么都好说。

我便回她道,姐姐,你这语气可是地道的嫖客。

她就像猫一样地笑,鼻梁上挤出媚人的小皱纹,有时候往死里拍我,有时候再回嘴开涮我两句。

——我原以为,我们可以就这么插科打诨糊涂过一辈子的。一辈子跟在她身边就好。 继续阅读蓝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