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心酸的秘密

最心酸的秘密

文/程青衣

楼下的简易房里住着父子俩,这间简易房是临时建筑,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拆了,门窗不严不说,屋子还极破,也没有床,只有两个铺盖卷。我每次回家,都要经过这间简易房,促使我多看两眼的原因是父子俩,白天他们去捡破烂儿,晚上回来就住在这儿,父亲四十岁的样子,儿子十多岁吧。更让人心酸的是,他们都有残疾,走路一拐一拐的。父亲驼背,看上去只有一米六的样子,儿子长得很好看,腿脚不好。 继续阅读最心酸的秘密

家里的灯,还亮着

文/王性初

听朋友讲过一个真实的故事,至今刻骨铭心。说一对夫妇,结婚三十多年,然而,一路走来磕嗑绊绊,经常为些小事发生龃龉,几乎闹到分手的边缘。如今女儿出嫁,老夫老妻都已两鬓染霜,火气却越来越旺。虽然相忍多年,客厅、卧室、厨房,还不时擦枪走火,成了家庭战场。后来,先生患了高血压、摄护腺癌,却不肯住院。 继续阅读家里的灯,还亮着

我们心中的蛀虫

文/连谏

父亲去世后,遗嘱里把财产分割得很公平:房子和房子内的一切给我,和房子等价的存款留给了妹妹。办完丧事,我们开始收拾房子。妹妹在书房里找到了一只旧皮箱,她抬眼看我,眼神复杂,有说不上来的一种隔阂感:“爸爸有整整一箱字画。”
继续阅读我们心中的蛀虫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丢了

文/李娟

我三岁那年,一天傍晚妈妈从地里干完活回家,发现我不在了。她屋前屋后四处寻找,敲遍了所有邻居家的门,都没找到我。后来邻居也帮着一起找,翻遍了连队的角角落落。于是便有人怀疑:莫不是我独自一人进了野地?又有人严肃地叹息,提到最近闹狼灾,某地某连一夜之间被咬死了多少多少牲畜……我妈慌乱恐惧,哭喊着去找领导。她捶胸顿足,哭天抢地,引起了连长和指导员的高度重视。于是连队的大喇叭开始反复广播,说李辉的女儿不见了,有知情者速来办公室报告云云。还发动大家一起去找。几乎连里的每一个人听到广播后都放下碗筷,拿起手电筒出了门。夜色里到处灯影晃动。连队还派出了两辆拖拉机,各拉了十来个人朝着茫茫戈壁滩的两个方向开去。呼唤我的声音传遍了荒野。 继续阅读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