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20岁的自己

文/刘同

手边放了一张你的照片。大二的你,20岁。一件驼色的毛衣,一条牛仔裤,一双帆布鞋,没有发型,笑得很不知所以。我还记得那一天早晨,你为穿什么样的衣服而头疼。最后因为没有时间了,于是胡乱穿了一件,在十年后的我看来,却也蛮清爽的。 继续阅读写给20岁的自己

凡是令你犹豫不决的人和事,都应该绝情的去放弃

文/曾雅娴

女朋友做了三年的会计,终于忍无可忍的决定不干了,她说自己从来就没对财务有过兴趣,也不知怎么就上了个财经的大学顺理成章就考了会计师,可是每每看着那些数字和小数点几乎连做梦都是在算东算西实在没劲。我问她,那你以后准备做什么,她说:反正不再做会计,老娘还年轻打算认认真真学摄影去。 继续阅读凡是令你犹豫不决的人和事,都应该绝情的去放弃

你不可不知的人生

作者: 刘墉

一盏一直亮着的灯,你不会去注意,但是如果它一亮一灭,你就会注意到。

每天吃饭、睡觉、上学、上班,你不会觉得自己幸福,但是当有一天你遭遇了大病、失业、失学、失亲,然后,事情过了,你突然对眼前的一切特别珍视。你觉得太感谢老天,觉得老天太厚待自己,觉得自己太幸福了。 继续阅读你不可不知的人生

最苦与最乐

文/梁启超

人生什么最苦呢?贫吗?不是。失意吗?不是。老吗?死吗?都不是。我说人生最苦的事莫苦于身上背着一种未来的责任。人若能知足,虽贫不苦;若能安分(不多作分外希望),虽失意不苦;老、病、死乃人生难免的事,达观的人看得很平常,也不算什么苦。独是凡人生在世间一天,便有一天应该做的事,该做的事没有做完,便像是有几千斤重担子压在肩头,再苦是没有的了。为什么呢?因为受那良心责备不过,要逃躲也没处逃躲呀! 继续阅读最苦与最乐

隔着苦痛,问候人生的甜蜜

隔着苦痛,问候人生的甜蜜

文/马德

人活一辈子,不会总有清风朗月相随,不会总有柳绿花红相伴。总有一些劫难,一些苦痛,需要我们去经受,去承担。

物质世界的种种欲望,像条条无形的绳索,捆在心上,纠缠着,束缚着,折磨着。这苦痛,由身体到心灵,再由心灵到身体,交融在一起,缠绕在一起,分不清是苦在心里,还是痛在身上,总之是甩也甩不开,逃也逃不掉。就像是一个无法摆脱的魔咒。 继续阅读隔着苦痛,问候人生的甜蜜

八零后为什么比我们那时还艰难

文/韩松

昨天晚上,与同事吃饭。回办公室后,发了一条微博:春节前同事们聚餐,不少孩子散席后都返回租住的房间,打听了一下,都挺贵的,单位附近的一居室要三千多元。如果不是家里资助,他们今后都买不起房。我感到八零后的生活,其实比我年轻那会儿,更加艰辛,但他们希望获得的,却比我那时要多得多。我感到社会有问题,却说不清楚。 继续阅读八零后为什么比我们那时还艰难

何处不相逢

文/罗兰

有一句俗话说,人生何处不相逢。有时我们觉得这个世界很大,人与人间的聚合须靠着难得的运气或机缘。没有缘的,一生一世也未必见得到一次面。可是,也有时候,我们会觉得这个世界很小。碰来碰去都是熟人。本来彼此不认识的,谈了一阵之后,还可能会发现。 继续阅读何处不相逢

人的痛苦,在于追求错误的东西

文/嘉倩

那年你曾二十三,一年前大学刚毕业的迷茫清晰如昨,身边的人一个个或拿到考研分数,或打包行李准备出国,或收到工作录取通知,你呢?呆企鹅一只,两手空空,茫然地站在十字路口。没有任何计划,每个人急匆匆地奔向前程和你擦身而过,有的还用力撞你一下。他们嘲笑你可悲,说,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最傻了。怎么办?你摇摇头,没办法。 继续阅读人的痛苦,在于追求错误的东西

普通人的绝症

文/安期未

今天去医院等血小板时,在治疗室门口碰到了半年未见的老张。五十多岁、原本虎背熊腰的一个山西老汉,现在清瘦了不少,几乎是四仰八叉地躺坐在治疗室门口的长椅上,依旧让他三十多岁的儿子忙进忙出地办着各种治疗、检查的手续。看到我,老张先是愣了一下,打量了我一番便又恢复了方才呆滞、涣散的目光,有气无力地与我打着招呼。 继续阅读普通人的绝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