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刘墉

哭电视的母亲 刘墉

将要出嫁的女儿开始搬家。先提走了三箱衣服,再拿出一盒化妆品和两个枕头、四个玩偶。最后,搬走了自己房间的小电视。

一直为女儿拉着门的母亲,看见小电视,突然掩面而泣。

女儿呆住了,匆匆把电视放下,过去安慰母亲: 继续阅读 →

童年的声音 刘墉

我的童年是在台北市温州街和云和街之间度过的,那是个很特殊的地方,好比卡萨布兰加或伊士坦堡,处在多种文明交会之处,撞击出异样的火花。

温州街的两侧,住的多半是台大教授,最记得正对门有位陈姓的老书法家过世,他那学者儿子号哭:“爹爹啊!爹爹啊!”连着哭了半个月都不止。

我家右邻也令我怀念,最先住着一对老夫少妻,想必师生恋,那年轻貌美的妻子,总娇声细气地喊“老师!老师!”她一喊,我老爸就说:“又喊了!又喊了!”我老妈则会瞪他两眼:“又没喊你,你听什么?” 继续阅读 →

开不了口的老王 刘墉

0928

学写作的人应该先学“什么东西不写”,

学说话的人应该先学“什么时候不讲”。

“先生是第一次来我们社区?”小姐钻进车。老王没说话,只伸出两根手指。 继续阅读 →

不好也不坏的人

ef3l

文/刘墉

有一天我到某地办事,下飞机之后搭计程车。由于是初次到那个城市,就跟司机打听当地的情形。他除了为我介绍,还发表了不少对时局的看法,两人谈得很投机。

到达目的地,表上是180元。 继续阅读 →

心墙

心墙-刘墉

文/刘墉

小时候,我家四周是一片空旷的田野,我常站在田埂上对别的小朋友说:“田间的那栋房子就是我家,这块田则是我家的院子,你们随时都可以到我家来玩。”

七岁的时候,我搬进城市,院子四周种了些七里香当作围墙,我常跟邻居的孩子在墙间穿梭,我说:“我这的这道墙,处处都有门,随便你们进去。”
继续阅读 →

对错都是为了爱

文/刘墉

“当爱情发生的时候,就像《泰坦尼克号》的女主角,会做出好笨、好傻、好错的事。只是,在爱当中无所谓对错,对错都是为了爱!”

带女儿去看获得奥斯卡十一项大奖的《泰坦尼克号》,看完,她的眼睛、鼻子都红了。

“你掉眼泪了,对不对?”我问她。 继续阅读 →

你不可不知的人生

作者: 刘墉

一盏一直亮着的灯,你不会去注意,但是如果它一亮一灭,你就会注意到。

每天吃饭、睡觉、上学、上班,你不会觉得自己幸福,但是当有一天你遭遇了大病、失业、失学、失亲,然后,事情过了,你突然对眼前的一切特别珍视。你觉得太感谢老天,觉得老天太厚待自己,觉得自己太幸福了。 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