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老妻

f3ee

文/冯骥才

他俩又吵架了。

年近七十岁的老夫老妻,相依为命地生活了四十多年。大大小小的架,谁也记不得吵了多少次。但是不管吵得如何热闹,最多不过两小时就能和好。他俩仿佛倒在一起的两杯水,吵架就像在这水面上划道儿,无论划得多深,转眼连条痕迹也不会留下。 继续阅读老夫老妻

亡人逸事

亡人逸事

文/孙犁

旧式婚姻,过去叫做“天作之合”,是非常偶然的。据亡妻言,她十九岁那年,夏季一个下雨天,她父亲在临街的梢门洞里闲坐,从东面来了两个妇女,是说媒为业的,被雨淋湿了衣服。她父亲认识其中的一个,就让她们到梢门下避避雨再走,随便问道:

“给谁家说亲去来?”

“东头崔家。” 继续阅读亡人逸事

幸福的生日 黑井千次

幸福的生日

文/黑井千次

“看,有人给你送礼物来了。”走出房门来迎接他的妻子,在说“你回来啦”之前,突然对丈夫这么说。弯腰脱鞋的丈夫发现鞋箱上放着一盆花。

“噢,这花很漂亮。好像是洋兰。哪里来的?”

丈夫回答道,心里却突然涌起一种不祥之感。 继续阅读幸福的生日 黑井千次

夫妻间的隐私

文/周国平

有一种观念认为,相爱的夫妇间必须绝对忠诚,对各自的行为乃至思想不得有丝毫隐瞒,否则便亵渎了纯洁的爱和神圣的婚姻。

一个人在有了足够的阅历后便会知道,这是一种多么幼稚的观念。

问题在于,即使是极深笃的爱缘,或者说,正因为是极深笃的爱缘,乃至于白头偕老,共度人生,那么,在这漫长岁月中,各人怎么可能、又怎么应该没有自己的若干小秘密呢? 继续阅读夫妻间的隐私

丈夫这东西 渡边淳一

文/渡边淳一

丈夫这东西像是没长大的孩子,有着不沉稳、不安定的特性,他们明明已经结婚了,却还总是把目光转向外面的花花世界,经常想离家出走,经常想把老婆给换了,他高兴时,你可能几天也见不到他的身影,他痛苦时,你必须小心侍候他,他还随时会为别的女人心动、着迷、欲生欲死。他们不像女人那样集中地爱一个人,努力营建自己的小家庭,他们总是四处张望,心浮气躁,心思也时常处于飘荡在半空之中的状态。 继续阅读丈夫这东西 渡边淳一

上帝派来与你吵架的人

文/袁利霞

我们结婚三年了,其间吵了多少次架,我已经记不清了。你知道,我不是一个很用心的女人,但有些吵架时的片段,我是刻骨铭心的。

有一次吵架,你用身体紧紧抵住门,怕我这个任性的小女人在午夜12点时夺门而逃。 继续阅读上帝派来与你吵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