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生活的勇气 叔本华

对生活的勇气

文/叔本华

对于我们的幸福,勇气是一种非常关键的、仅次于聪明睿智的素质。当然,我们无法给予自己这两种素质——前者我们得之于父亲,而后者遗传自母亲。但是,不管我们具备这两种素质的程度为何,通过决心和练习都可以增进它们。在这一个“铁造的骰子决定一切”的世界,我们需要铁一般刚强的感觉意识,作为承受命运、防范他人的盔甲武器。这是因为人的一生就是一场战斗。我们所走的每一步都引起争斗。 继续阅读对生活的勇气 叔本华

谢谢你离开我

文/张小娴

每次送客人离开,我总会站在门边,陪他聊一会儿,看着他走进电梯,然后才关上大门。

客人一踏出门口,主人就关上大门,撇下他一个人在走廊,总有点残忍。

要是大门的位置看不到电梯,那么也该在听到电梯来到之后跟客人说一声再见,才回到屋里去,那是主人的温情。客人一走,门就关上,太不近人情了。 继续阅读谢谢你离开我

我们心中的蛀虫

文/连谏

父亲去世后,遗嘱里把财产分割得很公平:房子和房子内的一切给我,和房子等价的存款留给了妹妹。办完丧事,我们开始收拾房子。妹妹在书房里找到了一只旧皮箱,她抬眼看我,眼神复杂,有说不上来的一种隔阂感:“爸爸有整整一箱字画。”
继续阅读我们心中的蛀虫

对我不想做的事情说“不”

孟非:对我不想做的事情说“不”

文/孟非

我从前就说过:生活从下班开始。其实这句话并不意味着我下班后的生活多么丰富多彩,只是我觉得现在大多数中国人的精力和生活都是围绕着工作,莫名其妙地公私不分,下了班还要去应酬,还要去吃那些不想吃的饭,去见那些不想见的人,这是我特别不喜欢的。

我在从上海回南京的火车上,旁边坐了一个女人,从上火车开始,她就没闲着。一个多小时,她始终在打手机,先就家里的垃圾该怎么处理跟人吵架,然后说公司的业务,给这个说完给那个说,说得没完没了。我心想:你至于吗?你那点破事儿,迟点打会死啊! 继续阅读对我不想做的事情说“不”

是谁出卖了你的秘密

清新、治愈系、美好、姑娘

作者: 孙亮

最近,有一位多年的好友向我抱怨:她把一个隐私秘密告诉了关系最好、最信任的同事,要同事替她保守秘密。这个同事信誓旦旦地说绝对不会告诉别人,但不久却发现全公司所有的同事都知道了这个秘密,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让她在公司抬不起头来,甚至还传到了公司老总的耳朵里。虽然在公司发展得很好,但她也只有辞职离开这个公司,另谋出路。她恨透了那个出卖她的家伙。 继续阅读是谁出卖了你的秘密

我们生活在巨大的差距里

文/余华

北京男孩和西北女孩,这两个生活在同样时代里的孩子,他们梦想之间的差距,让人恍惚觉得一个生活在今天的欧洲,另一个生活在四百多年前的欧洲。

三十多年前,也就是文革后期,我还是一个中学生,当时男生和女生之间是不说话的,虽然非常想说话,可是不敢说,就是爱慕对方,也只能偷偷地用眼睛看看而已。 继续阅读我们生活在巨大的差距里

两个人一起走


文/素黑

两个人在一起,除了互相照应,分享时光外,更重要是,一起向前走。

两个人走比一个人走更有意思,你在相处中发现自己,从付出中学习成长。一个人的角度里只看到自己,两个人的世界,你的视野扩大了。两个人意味着互相照顾。照顾就是“照”亮别人的生命,“顾”(看到)及别人的需要,从自爱流向博爱,生命不再一样。 继续阅读两个人一起走

普通人的绝症

文/安期未

今天去医院等血小板时,在治疗室门口碰到了半年未见的老张。五十多岁、原本虎背熊腰的一个山西老汉,现在清瘦了不少,几乎是四仰八叉地躺坐在治疗室门口的长椅上,依旧让他三十多岁的儿子忙进忙出地办着各种治疗、检查的手续。看到我,老张先是愣了一下,打量了我一番便又恢复了方才呆滞、涣散的目光,有气无力地与我打着招呼。 继续阅读普通人的绝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