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里的刀子

VH93

文/石舒清

和自己在同一炕上滚了几十年的女人终于在主麻前头埋掉了。坟院里只不过添了一个新的坟包而已。这样一种朴素的结局,细想起来,真是惊心动魄。

马子善老人是最后一个走出坟院的,在走出坟院门的那一刹那,老人突然觉得自己的鼻腔陡然一酸,似乎听到一个苍老而又稳妥的声音附在自己的耳畔轻轻说:好啊,老东西,你命大,让你逃脱了,那么就再转悠上几天,再转悠上几天就回来,这里才是你的家。细想想,你在外面转的时间也不短,长的很了啊。
继续阅读清水里的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