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 – 茅盾

诗人们对于四季的感想大概岂不同罢。一般的说来,则为“游春”,“消夏”,“悲秋”,——冬呢,我可想不出适当的字眼来了,总之,诗人们对于”冬”好像不大怀好感,于”秋”则已”悲”了,更何况”秋”后的”冬”!

所以诗人在冬夜,只合围炉话旧,这就有点近于”蛰伏”了。幸而冬天有雪,给诗人们添了诗料。甚而至于踏雪寻梅,此时的诗人俨然又是活动家。不过梅花开放的时候,其实“冬”已过完,早又是”春”了。 继续阅读冬天 – 茅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