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间往事涌在心上 贾行家

对面这女人,一边嚼着,一边掀动两片油乎乎的嘴唇不停地说。他觉得恍惚,是在不该睡的时候睡、从不该醒的地方醒来时的难过,每到这种时候,他会一时想不起自己是谁,或者为了时间被如此度过而惊讶。比如说,他竟然和这女人在同一张床上睡了十五六年,也包括那些夜班在内。此外,还有点儿庆幸,毕竟不用再和她睡在一起了。看看她现在的样子吧:穿那种半镂空的黑色紧身低胸上衣,领口和袖口都绣着大花;头发焗成暗红色,有谁能看出来她本来想要什么色么;把过去文的“半永久”眉形也洗掉了,用粗笔重新画过,她一边说,腮帮子和脖子上的肉就跟着颤动,那两道黑粗线还是死的。他看得出,为了见他,她是打扮过的。这一打扮,她年轻时的冤魂仿佛飘荡在附近什么地方,那时的她,虽说也不是多好看,但清清净净,像个正经的早上。他撇过头,去看窗子,夜色落了下来,窗户上映的都是饭馆里的黄色灯光,她的侧影,还有桌上的酒菜。他俩要了盘拌凉菜,酸菜馅饺子和酱焖的“牛尾巴”鱼,他点过啤酒之后,又要了盐炒的花生米。 继续阅读刹那间往事涌在心上 贾行家